景云

今天长谷部君一战带回号叔……

已经彻底惊呆在本丸了……


自从拜托我家长谷部君带虎哥回来后,似乎被误会为很喜欢老虎…

不仅带回两振虎哥,长谷部君还开始不停捡五虎退回来,直奔E3王点,两圈就能捡半打五虎退。本丸已经被成群结队的小老虎淹没了。

我家长谷部君真是、男友力超足的……

……正说着长谷部君出阵又捡了振虎弟=口=

……又一振虎弟!!

……又一振虎哥!!!

和长谷部君说请帮忙带虎哥回来

……然后虎哥就来了

不得了了啊……

谢谢长谷部君,辛苦了

……生气了吗?

你?
你是我不曾见过的大雪覆盖的圣彼得堡的冬天。

他在我的梦里大喊一声“马龙!”
然后我醒了过来。
  

“我的厨子大概是个吸血鬼,他坚决地要求远离大蒜。”

你是那么遥远的慰藉,也是那么遥远的痛苦。


我沉默地爱着你。


你年轻时那么出众,老了更美。

 

我想为你写下一整个星系的诗
从恒星初生
到泯然尘埃
然而我只能沉默
在你无声的凝视里